• 新聞熱線:0572-888909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廣電客服:0572-8662222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 德清新聞網 >> 漫步德清 >> 天下德清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字:   打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江林:從江南小鎮起航的詩意人生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 2018-10-26 來源: 作者: | 記者 徐超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德清新聞網版權聲明:凡本網的所有新聞作品,版權均屬于德清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微博、微信、論壇和手機客戶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聞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德清新聞網”,以及該新聞作品的作者姓名。如有違反上述規定,本網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江林生于1963年,德清乾元人,詩人、資深媒體人、作家、文學藝術批評家。曾任中國青年雜志《生活資訊》雜志社副總編輯,德國《GLOBAL TRAVEL》雜志策劃總監,現在影視業從事策劃、審稿工作。先后在國內外報刊發表詩歌及戲劇、電影、紀錄片、藝術評論等文章100多萬字,出版《對抗性游戲·百年世界前衛戲劇手冊》、《黑白道私奔去》、《問題霉女說明書》等七部著作,計百萬字,同時為20多部書稿作序和撰寫評論文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60年代的乾元,保留著傳統的生活習慣,有著古詩里描述的江南風貌。尚是孩童的周江林就是在這“詩中的江南”里,無拘無束得“肆意”撒歡,用他自己的話說,就是在乾元這個道氣彌漫的地方閑散地自我成長。彼時,周江林可能不會想到,若干年后,自己會從乾元這個江南小鎮起航,去探索詩和遠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詩選擇了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許就是受到生長環境的影響,上世紀80年代初,風華正茂的周江林忽然意識到,詩歌可能是他的“歸宿”,“成為詩人不是你自己選擇的,而是詩找到你的。”周江林說,憑著這一絲“頓悟”,他開始踏上了“文章憎命達,魑魅喜人過”的詩人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周江林說,當時,中國的環境并沒有多少娛樂方式,寫詩便是一個低成本表達內心的聲音的方式之一。周江林第一首詩寫于1984年,涉及家鄉的人,家鄉的景,表達的情感是對家鄉、遠離、歸來的一個體悟,奇怪的是,周江林當時并未走出家鄉,前往外地,“當時是很神的,在我沒有去外地的時候,詩里總有外出、漂泊、歸來這種情景、意象,這樣看起來,我日后的北漂確實是注定的,不過是先有意念,行動隨后而已。”他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寫的詩多了,渴望知識的周江林往往寫著寫著,便忍不住去閱讀各類書籍尋找靈感,但受制于縣域的“狹小”,不少自己喜歡的書籍只能從外地郵寄回來。受不了漫長的郵寄時間,周江林開始與志同道合的朋友,一起去省內大學的圖書館汲取知識,“當年我們這等人的閱讀量很大,詩人們在一起開玩笑是比誰讀掉了幾座大學的圖書館。”周江林笑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8年,漸漸成熟起來的詩人周江林,與詩友朱李鳴等人,以文化館支持的名義成立了東野詩社。隨后,周江林依托東野詩社,一人創辦了《東野詩報》,在詩友圈子一時傳為美談。難得可貴的是,這份報紙還遠赴港臺地區和美國一些詩友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不完全統計,1984年至1992年期間,在詩友口中流傳周江林的作品有近萬首。同時周江林還創立一個被業內稱為“液體江南”概念的江南詩體系(周江林詩歌作品里創造的一個世界,它不是傳統江南詩小橋流水、船、菱藕這些物像,而是一個精神世界,是在現在江南地域上空構建的真實與夢境之間的世界,由游子、浪子、丑女、動物、植物、等待、夢、漂泊、歸來等構成),并自印《液體江南》、《近江南》、《江南無木梳》、《中國之門》等交流詩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直待在江南小鎮,隨著閱歷的積累,成長起來的周江林遇到了一個新的問題,“當時無論是世界觀,還是文風,我都感覺自己被全盤西化了。”他說,幸好,寫詩與他而言恰恰是對自我理療或修正的一種方式,同時他也經常與好友在大介山上,吹著風聊天,期望修正一些自我的認識。但這種意識上的偏差,周江林覺得沒人幫得了自己,因此,走出德清,奔向遠方的想法油然而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漂生活多彩人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~1994年,周江林在德清莫干山下農民家、湖州、杭州、上海、成都等地過著漂泊生活。在這期間,周江林視野上升了一個臺階,開始關注影視業,學習、摸索和創作劇本,并參加各類電影節和電視節。這為他以后前往北京,一定程度上埋下了“伏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5年,周江林開始了北漂生活。剛開始詩人身上的“灑脫”,讓周江林贏得了志同道合之人的認可,同時也引起了立場不同之人的反感,于是,他和一群在圓明園藝術村被趕出來的朋友住一起,一起玩先鋒戲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后的一段時間,周江林一直在北京從事創作,留下了很多回憶,其中旅英女作家虹影給他留下過深刻的印象。“當時,‘美女作家’的概念剛剛起來,在一次酒局上,我遇到了跟朋友一起來的虹影。”周江林說,詩人的背景,讓他們聊得非常投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,虹影剛出版《饑餓的女兒》,由于之前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過刪改本,現在出版社告她“一女二嫁”。出于對文學的共同愛好,周江林站在了虹影一邊,組織了一些媒體將此事公平發表,主張作家有自由選擇出版社的權利。“現在回想起來,真的很有意思。”周江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,是周江林的又一個轉折點,他從一個自由寫作者、一個詩人轉為媒體工作者。“我進入媒體行業,最根本原因就是窮。”周江林笑著說,經朋友介紹,他去了中國青年旗下的《生活資訊》雜志,就這樣,一個30多歲詩人,從跑記者開始進入媒體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江林說,由于沒有媒體采訪者的資源,無法報選題,這是他進入媒體行業遇到的最大困難。但依靠前幾年在文化界和電影界的打拼,身邊的一些朋友,成了他最初的合作伙伴,慢慢地局面被一點點打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采寫老演員林連昆,是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一次。”周江林說,約林老的時候,他告訴林老,自己正在和朋友寫一個老北京題材的戲,可以拿給他看看。這顯然引起了林老的興趣,盡管當時已經70多歲,林老還是馬上約周林江去他方莊的家見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~2018年,周江林便一直在媒體行業工作。直到今年,他才離開了這一深耕了20年的領域,正式進入影視業。“離開媒體,是傳統媒體外部環境艱難的趨勢造成的。”周江林說,自己剛到北京的時候,就與影視業打交道,做過編劇的槍手,去外地劇組寫劇本等工作,自己對這一領域比較熟悉,所以這次轉型并沒遇到什么困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進入影視業還有一個原因。“影視業的未來是廣闊的,這一點是我所看好的。”周江林說,但現在他認為藝術被資本裹挾的情況太多,電影已經偏離了他年輕時所追求的“軌跡”,因此,作為一名詩人出現在這一領域,他想去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雖然離開家鄉20多年,但周江林還是對家鄉的變化感到驕傲。他告訴記者,特別是首屆聯合國世界地理信息大會在德清召開,“德清一號”衛星上天,經濟在湖州地區名列前茅,生活環境越來越好,莫干山及山下民宿領軍全國,新市古鎮名揚全國,下渚湖為德清生態提供良好的生態循環,這一切令人振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文化角度上講,周江林認為,現在的德清相比較大都市有些滯后,原創力偏弱,所以他希望德清人能意識到,詩歌的觀念是一種精神,寫詩是一門手藝,手藝必須長時間親手磨煉,你的性格、閱歷、世界觀、趣味、經驗都會在長期工作中融入技巧,變成你的獨門手藝。只有你真正懂得了詩,才會成為一個有質量的生活者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福建快3走势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新时时官网 25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10开奖记录排期 福彩20选8开奖20分钟 tc三分赛车计划 幸运飞艇对刷三个盘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河南风彩22选5号码走势图 福建时时开奖列表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